駐守邊疆的門頭溝人

時間:2018-09-26【字號 超大    來源:門頭溝區委老干部局 作者:韓春鳴
  僵臥孤村不自哀,尚思為國戍輪臺,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。這是宋代愛國詩人陸游的詩,我想問大家,知道詩中所說的輪臺在哪嗎?對了,就在今天的新疆。陸游寫下了千古不朽的詩章,但沒有實現自己的夢想,而是“心在天山,身老滄州”;但是,讀著這首詩成長的一位門頭溝人,卻實現了為祖國戍邊的遠大志向。
  1949年9月25日,西北野戰軍某團政委唐謨奉命率部入疆。從此以后,一直到1994年,他一直駐守新疆,將一生奉獻給祖國邊陲。有人不禁要問,一個京西山里的孩子怎么成為戍邊新疆的高級將領呢?
  讓我們解開唐謨的成長之謎。
  唐謨出生在九龍山與清水尖裹挾著的一條山溝里,一個名曰東板橋的小山村。父母給他的名字是--唐尚達。唐尚達的父親唐天論,是當地的文化人,除了務農,還兼鄉村教員。尚達7歲時,進學堂讀書。然而,兵荒馬亂,他剛剛讀了六年書,學校停辦,關閉了他在學堂求學的大門,但他對讀書依然孜孜以求,他博聞強記,在鄉鄰之間,頗有名氣。
  1937年盧溝橋事件爆發不久,日本侵略軍的鐵蹄踐踏了板橋村。當時,唐尚達在一個名叫長操的山村教書,當他趕回家鄉時,記憶中溫馨的小院沒有了,只剩下一片斷壁殘垣,裊裊的炊煙變成了滾滾的黑煙。室內洗劫一空,真的是“家徒四壁”了。日本人搶走了所有值錢的資產,放火燒毀了唐家幾代人賴以生存的山間小院。冬天到了,唐家被迫住進了山洞,沒有了熱炕頭,凜冽的寒風讓山洞內猶如冰窖一般。唐尚達一次次站在成為廢墟的自家小院中央,復仇的欲望愈發強烈。他向父親提出,他要去當兵,去打鬼子。他面對父親立下誓言:是七尺男兒生能舍己,做千秋雄鬼死不還家。
  唐尚達決定投筆從戎。他加入了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五支隊。1938年夏季,五支隊改編為第三團,要離開齋堂,離開宛平。一起參軍的小伙伴聽說要離開家鄉,議論紛紛,都說故土難離,半夜里一聲招呼,幾十人呼啦啦散去。唐尚達此時也動搖了,他去找他所認識的第一位共產黨員,已經是宛平縣長的焦土。焦土告訴唐尚達,老三團是軍區主力團。在那里,你進步會更快。焦土拿出一雙新軍鞋,塞到尚達手中。尚達將新鞋彎腰穿上,試了試,合腳。于是,向焦土敬禮,辭行。就在當天晚上,在風雨飄搖的深夜,唐尚達隨著隊伍出發了。唐尚達清晰地記得:那一天夜里,是狂風暴雨天。腳下泥濘,幸虧有了一雙新鞋。因為是緊急出發,他來不及向家鄉父老告別,行軍途中,他深情地望了一眼山谷間家鄉小村的方向,望一眼那若隱若現的山鄉燈火。從那以后,唐尚達一別家鄉四十余年。
  1938年10月,唐尚達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9年,他參加粉碎日軍冬季大“掃蕩”一系列戰斗。帶著國破家亡的仇恨,帶著共產黨人的使命,他參加了圍殲阿部規秀率領的日軍主力部隊的“黃土嶺”、“雁宿崖”等刺刀見紅的戰斗。在血與火的戰場上,唐尚達屢立奇功,職務由營部文書升至副指導員、指導員、教導員、團政委、師政治部主任。
  或許因為敵占區工作和戰斗需要,1942年唐尚達改名為:唐謨。所謂“謨”,就是出謀劃策之意。不曾想,在駐守邊疆的歲月里,他真的戰斗在參謀長的崗位上。1943年底,部隊奉命調往陜甘寧邊區,在通過桑乾河和鐵路兩道封鎖線時,唐謨指揮若定,不僅圓滿完成了戰斗任務,而且他率領的隊伍作戰行軍減員最少,他因此成為鞏固部隊的模范指揮員。
  解放戰爭時期,唐謨參加了榆林、沙家店、瓦子街、西府、扶眉、西安、蘭州等多次戰役。1948年,在西府戰役中,他是代理營長,擔負狙擊敵人、掩護指揮所機關轉移的任務。那一次,唐謨連續7天7夜沒有休息,在敵人瘋狂進攻之下,他沉著指揮,像釘子一樣堅守陣地,打退敵人一次次兇猛進攻,保證了大部隊順利突圍。
  1955年,唐謨被授予上校軍銜和三級獨立自由勛章,二級解放勛章;1960年7月,唐謨接到了周恩來總理頒發的命令:任命唐謨為南疆軍區參謀長。1962年,唐謨晉升為大校軍銜。
  1964年7月到1981年2月,唐謨先后擔任烏魯木齊軍區、新疆軍區后勤部副部長。從天山南北,到大漠荒原,都印下他的足跡;從塔克拉瑪干營地,到白雪皚皚的昆侖山哨卡;都出現過他的身影。讓人不由聯想到岳飛的滿江紅,“抬望眼,仰天長嘯,壯懷激烈,三十功名塵與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……”
  1988年8月,中央軍委授予唐謨獨立功勛榮譽章。1994年,耄耋之年的唐謨葉落歸根回到京西,在北京定居。屈指算來,唐謨在新疆戰斗生活整整45年。京西山溝里之所以能夠走出共和國的高級將領,血染沙場的英雄,不是說明,京西兒女志存高遠,有著對祖國赤子之心,對民族大義的無限深情嗎。
北京老干部

微信關注
北京老干部

返回頂部
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律